亚游安卓APP

服務熱線:400-066-1929(服務時間:工作日08:30-18:00)
  •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內訓谘詢

    2017年三大金融風險將影響你的錢袋子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12 15:04:10  【打印此頁】  【關閉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並表示“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 那麽,影響我們錢袋子的金融風險有哪些?是房地產泡沫、影子銀行、潛在不良貸款,還是政府融資平台、企業高負債?

    房地產泡沫

    在住房定價基本麵未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過去一年我國熱點城市住房價格大幅上漲,更多受到投資投機性資金炒作的強力驅動。蜂擁而入熱點城市房地產市場的各種顯性和隱性資金“興風作浪”,導致熱點城市住房過度偏離居住屬性,成為金融市場重要的投資工具,由此引發的房價劇烈波動蘊含了巨大的金融風險隱患,進而威脅到我國經濟金融的安全運行。

    當前,管控住熱點城市房價,既要抑製房地產泡沫,又要防止出現大起大落,需要控製好進出熱點樓市資金的“總閘門”。熱點城市房價的大幅上漲,與其說是市場供不應求的現象,不如說是一種金融現象。所謂熱點城市住房市場的供不應求,並非針對自住性需求而言。此前較長時間內,多數熱點城市住房供求狀況整體穩定,若非投資投機性需求集中爆發,新增和存量住房供應完全可以滿足自住性住房需求。短短一年時間,本已居高不下的熱點城市房價就超過20%以上的漲幅,長期被業內認為是熱點城市高房價支撐的人口流入、基礎設施、人文環境、就業機會等因素,卻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更加凸顯熱點城市房價上漲的金融特征。

    無論是熱點城市層出不窮的“地王”現象,還是住房交易市場的“坐地起價”、“搶購”、“離婚買房”等行為,背後無一不是房地產市場投資投機性資金無序流動的結果。正規金融機構一定程度存在“羊群效應”,導致社會資金的投向過度向熱點城市房地產領域集中;同時也存在“愛憎不分明”現象,沒有有效發揮微觀審慎和代位監管的作用,一定程度上給予了投資性購房行為以方便之門。影子銀行體係資金借助各種眼花繚亂的資管通道,為房地產開發企業提供大規模的低成本資金支持,直接或間接推動了熱點城市土地交易價格的大幅上漲。

    與此同時,一些以博取傭金為目的、不規範經營的房地產中介機構在一旁推波助瀾,大肆渲染住房市場的緊張氣氛,並給不能滿足銀行個貸門檻條件的購房人提供違規的杠杆資金,進一步增加了住房市場非理性上漲的可能性。

    因此,控製住熱點城市房價必須要管控好資金的無序流動,管控好進出熱點樓市資金的“總閘門”。正規金融機構要“愛憎分明”,進一步加大對熱點城市自住性住房需求的金融支持,有效滿足首次置業的合理貸款需求,杜絕向不具備還款能力的借款人發放個人按揭貸款;自主升級審貸措施,從多角度分析、多渠道調查,認真做好投資性購房行為的甄別,大幅抬高其獲得金融支持的門檻;主動降低對高價樓盤、高價地的房地產金融支持,引導熱點城市房地產市場逐步回歸理性。同時,要強化影子銀行體係資金流向的監管,進一步明確資產管理產品的統一監管標準,嚴控資金通過各種形式的結構化杠杆工具進入房地產領域。

    此外,還須從嚴規範房地產中介市場,嚴禁房地產中介機構提供類似“首付貸”的中介融資行為,堅決不給炒房需求以任何形式的金融支持。從根本上說,隻有管控好進出熱點樓市資金的“總閘門”,才能確保房地產價格長期穩健運行,不會出現大起大落現象,而熱點城市住房不動產自然就會逐步淡化其投資屬性,並真正回歸“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

    一線城市由於醫療、教育等各方麵因素不斷吸引人口的集中,而這種集中也伴隨著各種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所以一線城市雖然泡沫不小,但是泡沫不見得說破就破。二線城市就看運氣了,其實目前二線城市的機會在於一線城市的溢出效應,這種溢出效應來自於它的交通效率、人口轉移。三四線城市以及縣城以下的房產,它的實際庫存,實際數量遠遠大於統計數據。第二,因為教育醫療、就業和其他各方麵的因素,尤其是公共福利設施的差異,三四線城市以及富裕縣城的人口都在往一線二線城市流動,那麽這個就是構成未來對大城市住房需求的支撐。同時也意味著三四線城市根本就沒戲了,不僅有大量的房子,你還有不斷流失的年輕人口,人在60歲以上是沒有買房的需求,人隻有在成長的過程中才有購房的需求。

    看到三四線城市人口的流量,大家就知道了,三四線城市去庫存應該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所以泡沫會不會破滅,泡沫已經在一個一個破滅,對三四線城市來說。所以,投資房地產之前,考慮清楚,不要盲目的進行跟風。

    不良貸款

    未來一段時間內,國內金融風險最可能顯著上升的領域,是商業銀行體係。目前商業銀行體係至少麵臨如下不利衝擊:第一,利率市場化將會持續收窄存貸款利差,而利差目前依然占到國內商業銀行收入的四分之三;第二,過去幾年,以銀行理財產品與信托產品為代表的影子銀行大行其道,而影子銀行產品麵臨的監管遠比傳統銀行貸款更為寬鬆,這將給商業銀行帶來更大的風險;第三,在內外需萎縮與產能過剩的背景下,企業部門去杠杆將加劇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壓力;第四,房地產市場向下調整,也會給商業銀行資產端造成巨大壓力;第五,目前高企的地方政府債務也會持續衝擊商業銀行資產端,因為目前流動的地方政府債務置換,將壓低銀行資產端的收益率、拉長銀行資產端的期限結構。

    隨著經濟增速放緩,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當前銀行、非銀金融及各類企業不良資產逐漸顯現,新一輪不良資產處置周期到來。國家層麵今年以來出台了多項政策如增設地方AMC(資產管理公司)、推進債轉股等支持促進不良資產處置。與此同時,四大AMC、地方AMC、民營AMC、銀行係子公司等多方力量參與格局正在形成,帶動不良資產處置走向市場化、法治化。業內人士指出,作為化解金融風險、實體經濟去杠杆的重要工具和手段,本輪不良資產處置對參與機構的專業能力要求更高,處置時一定要從企業角度考慮,才能真正達到目的,提升企業價值,增加收益。

    匯率波動

    2016年下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幅貶值,很大程度上源於美元指數一路走強。因此,判斷美元指數的走勢,對人民幣匯率的未來走勢非常重要。 2017年的美元指數很難複製2016年下半年的強勢上升態勢,而是可能在100左右上下波動。這是因為市場似乎對特朗普衝擊過於樂觀了,特朗普政府究竟能夠出台多大程度的寬鬆財政政策,美聯儲究竟能在2017年加息幾次,目前都麵臨較大不確定性。由此判斷,105與110將成為美元指數上行的兩道重要阻力線。

    考慮到利差收窄、投資回報率下降、金融風險顯性化等因素,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依然會麵臨貶值壓力。當然,上述預測的前提是央行不會改變“收盤價+籃子匯率”的中間價定價模式。當美元指數在2017年開始回落時,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開始升值,這將有助於提振市場主體對於央行維持人民幣兌籃子貨幣匯率穩定的信心。而如果屆時人民幣再度盯住美元而對籃子貨幣貶值,這將進一步強化人民幣“非對稱性貶值”模式,從而將會繼續強化市場上的人民幣兌美元單邊貶值預期。

    2015年“8•11匯改”以來,受我國經濟下行以及美聯儲加息的影響,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一直很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斷創下2008年6月以來新低。2017年匯率風險依然很大,原因有四方麵:其一,美國經濟複蘇勢頭良好,特別是特朗普政府可能通過增加基礎設施建設、減稅、放鬆金融管製等方式進一步刺激經濟增長,美聯儲預測2017年可能有三次加息。其二,2017年英國將正式“退歐”,法國、德國等多個歐洲國家將舉行大選,右派有可能上台,美元作為避險貨幣將走強。其三,國內方麵,房地產市場將受到嚴格控製,企業和個人將增加國外資產配置,這會導致資本外流。當然,不排除特朗普政府認為人民幣匯率嚴重低估,強迫人民幣升值。防範匯率風險,會議強調,一方麵要保持貨幣政策穩健;另一方麵要擴大人民幣匯率波動幅度。這意味著央行將減弱對匯率的幹預。原因有兩方麵:其一,匯率幹預的成本很大。從2015年8月至2016年11月,我國外匯儲備已下降6000億美元;其二,在我國經濟下行、美聯儲加息背景下,匯率貶值預期很難消除,匯率幹預的效果不大。

    隨著國內金融風險上升,國內主體避險情緒增強,這將導致更大規模的短期資本外流與人民幣貶值壓力,而短期資本外流可能加劇國內金融風險暴露。

    金融風險加大,那麽我們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財富則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亚游安卓APP谘詢,幫助您設計的專屬於您的詳細資產配置規劃為您解讀2017年的財富機遇以高淨值人群的個性化、多元化和長期的理財需求為根據,度身定製適合個人情況的理財方案。